来自湖北宜昌的妈妈付良菊求助媒体,寻找失联6年的儿子谭思坤(照片中居右站立者),宜昌警方呼吁民众提供线索。宜昌警方调查发现,谭思坤多次在深圳福田的网吧、酒店出现,最近一次开房记录是在2016年春节期间。宜昌警方供图 失联小儿子谭思坤(右)与家人2010年的最后一张合影。 谭思坤的妈妈付良菊。宜昌警方供图

原标题:女子寻找在深圳失联的儿子:曾多次在网吧、酒店登记

这些年一直遮遮掩掩,不愿左邻右舍知道儿子失联的消息,当湖北妈妈付良菊从警方得知儿子谭思坤这些年来多次出现在深圳市福田区振华路一带时,她的内心五味杂陈……前日,湖北宜昌公安局官微一篇文章《请帮帮一个伤心的母亲寻找她儿子!6年了,盼儿子能回家喊声妈妈》感动不少网友。昨日,南都记者联系上湖北省警方,并联合宜昌市公安局向社会呼吁,如有见到谭思坤的市民,希望能告诉他,他的妈妈等着他报一声平安。

6年来跟家人失联

14日,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在其官微上发的文章《请帮帮一个伤心的母亲寻找她儿子!6年了,盼儿子能回家喊声妈妈》感动了不少网友。

据宜昌公安局方面称,这名叫做付良菊的妈妈,有两个儿子,然而,一声“妈妈”的叫喊,对于这个母亲而言,却成为奢侈品,因为付良菊的大儿子是聋哑人,而最揪心的莫过于外出打工已失踪6年的小儿子。

根据付良菊提供的信息,宜昌公安局查询发现,付良菊的小儿子谭思坤现在深圳,且诸多线索显示他多年来一直在福田区网吧、酒店出现。民警表示,希望深圳警方和媒体能够帮忙寻找谭思坤的具体下落。

这是怎么回事?昨日上午,南都记者联系上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杜立冬,据杜立冬称,宜昌警方调查发现,谭思坤最后一次与家人团聚的证据是2010年2月份和家人的一张合照。

经宜昌警方调查发现,谭思坤于2011年4月曾回到其读大学的武汉办理了二代身份证,且有多起在福田区振华路宾馆的住宿记录,最近一次开房记录是2016年过年期间在深圳福田区的一家酒店。

此外,谭思坤喜欢上网,几乎每隔几天都要去网吧上网,据估计是玩游戏。“可以肯定她的儿子在深圳,为什么不跟家里联系我们也不清楚。”杜立冬说,“在互联网上搜索,我们也发现了可能是谭思坤工作的地方。”遗憾的是,上面显示的谭思坤手机号码却是停机状态。

随后,宜昌公安方面希望借助南方都市报平台向社会呼吁,如有见到谭思坤的市民,希望告知宜昌警方或南方都市报,并告诉他,他的妈妈等着他报一声平安。

他不愿面对家人?

实际上,付良菊家事的发现者是宜昌市伍家岗区宝塔河街道宝联社区的网格员李萌。

李萌介绍,付良菊4岁的孙女小美因先天性听力障碍来宜昌做康复训练,从去年8月租住在伍家岗区,“通过走访,我们得知付良菊的大儿子、大儿媳都是聋哑人,孙 女是早产儿,且先天性听力障碍,从出生就一直在奶奶身边生活,为给孙女治病、康复训练把家里老本掏空,还欠了几万元外债。”

于是,李萌经常上门关心,还从自家带零食、课外书等送给小美,祖孙俩对她也越来越信赖。

“付阿姨小儿子失踪的事,我听了也很难过,又不知道怎么帮她。”李萌说,当时除了安慰也没有别的办法,但是一直记在心里。

5月9日,宜昌市公安局派员到社区走访时,李萌向上级反映了付良菊小儿子失踪的事,当天,该市公安局经过查询发现,谭思坤尚在人间,且在深圳有多次出现的记录。

“可以肯定,谭思坤并非死亡,但可能是出于种种原因不愿面对家人”,杜立冬说。

他想创业遭父母反对

“我还有个失踪6年的儿子,如果他在的话,今年都33岁了!”尽管警方已确认谭思坤尚在人间,且长期出没在深圳,昨日南都记者联系上远在湖北的付良菊,在电话中她还是很不敢相信。她说,这些年来,她不知道多少次捧着小儿子的相片哭泣,而且至今保留着一张他的身份证复印件。

付良菊称,她和丈夫都是地道的农民,没上过一天学,他们对小儿子寄予厚望。谭思坤上初、高中是住读生,成绩一直非常好,每周末回家都会主动帮父母分担农活。

2002年夏天,参加高考的谭思坤取得全县第23名的成绩,填志愿时想报复旦大学,父母为保险起见,让其把第一志愿改填为武汉理工大学,并顺利录取。“分数下来的时候,超过复旦录取线几十分,我们都好后悔没让他报那个志愿。”付良菊说。

2006年,谭思坤大学毕业后南下深圳,成为龙华某知名工厂的技术人员。“每个月都会打电话回家,而且回来过年。”付良菊说,当时家里没装电话,要打到隔壁二伯家转接,2008年回家时儿子特意买了部新手机给他爸爸,之后联系就更方便了。

2010 年2月,是谭思坤在家过的最后一个春节。那年正月初一,母子3人在自家大门口拍了张合影。付良菊回忆,这一年谭思坤告诉父母他想创业。当时,儿子在企业已 经从技术岗转为管理人员,但他却想在家进行网络创业。付良菊说,儿子在家创业的想法被浇了冷水,默不做声,整个春节都闷闷不乐,最终决定回深圳上班。

付 良菊还记得,儿子到深圳后给家里报了个平安,之后再没联系过家人,一个月后电话打过去手机也停机了,联系厂里回复称其已辞职。从2010年3月开始失去联 系后,付家多方查找未果。除在远安当地派出所报过失踪外,他们一家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甚至亲友们问起小儿子下落时,“都会以他在外面忙事业,没时间回来 瞒过去”。

他从小被管得很严

对于儿子,付良菊有诸多歉意。在她看来,他们夫妻对小儿子各方面都要求很严,平时兄弟俩发生矛盾,也更偏袒残疾的哥哥。

付良菊回忆,有一次,她给儿子买了新衣服,哥哥抢着要先穿,他没让,就挨了打骂。而小儿子本来性格就内向,挨打挨骂多了在家更不愿讲话,跟家人越来越不亲热。有时候连邻居和亲戚朋友都看不下去,会问这个儿子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这几年,付良菊一直在反思,当初如果对小儿子好一点,即使在他的事业上帮不上什么,能多点关心、理解和支持,或许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这几年里,付良菊一家想了许多办法寻找小儿子,却杳无音信。有几次走在街上,看到像儿子的背影追上去一看,只是认错人了。

如今知道儿子还在深圳,付良菊也没别的要求,只说如果儿子能打回电话,讲讲他在深圳做什么,过得好不好,即使他再不回来,只要他健康平安,自己心里也就安稳了。

如果您知道谭思坤的相关信息或踪迹,可联系南方都市报,电话0755-82121212。

采写:南都记者 周伟涵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