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老院士“家徒四壁” 却捐出毕生积蓄880多万元

一名老科学家,用无言的行动诠释了人生的意义。

罹患重症的中科院院士卢永根,将毕生积蓄880多万元无偿捐献给教育事业。

卢永根院士

党培养了我,将个人财产还给国家,是作最后的贡献。

牛皮纸裹着的一叠存折

因患重病,87岁的卢永根自觉时日无多,与夫人徐雪宾商量,决定捐出所有积蓄。

3月的一天,卢永根在夫人搀扶下来到银行,将十多个存折的存款转入华南农业大学的账户。因每笔转账都需输密码、签名,前后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

卢永根夫妇一共捐出8809446元。学校用这笔款设立了教育基金,用于奖励贫困学生与优秀青年教师。

卢永根家里的摆设,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破旧的木沙发、老式电视;铁架子床锈迹斑斑,挂帐子用的竹竿,一头绑着绳子,一头用钉子固定在墙上;几张还在使用的椅子,用铁丝绑了又绑。

去过他家的人,都会产生一种印象:家徒四壁。

卢院士的家

平日里,这位老校长常常拿着一个半旧饭盒,与学生们一起排队,一荤一素二两饭,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慢慢地将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和水稻打了一辈子交道,卢永根总会善意提醒那些浪费饭菜的学生:“多少棵水稻才能长成一碗米饭?”

“钱都是老两口一点一点省下来的。”卢永根的秘书赵杏娟说,对扶贫和教育,两位老人却格外慷慨,每年都要捐钱。2014年,卢永根和他哥哥还悄悄将老家两间商铺祖屋捐给了当地小学。

笔记本扉页的四个“一点”

卢永根没有将财产留给唯一的女儿。

他说,孩子已经自立了,他的个人财产最后应为社会作贡献。

在卢永根办公桌上的一个笔记本扉页,写着他用来自勉的四个“一点”:多干一点;少拿一点;腰板硬一点;说话响一点。

卢永根院士在办公室内卢永根在水稻试验地指导博士研究生(左为刘向东、右为庄楚雄)

但对科研与人才,卢永根却很大方。

上世纪80年代末,学校发展落后,卢永根四处筹措资金,用于发展多学科和重奖人才。

为表彰辛朝安教授团队对兽药开发的贡献,他破天荒拨出10万元高额奖励;

为让优秀学者刘耀光安心回国,他多方筹措经费,为其建立专门实验室;

博士生刘向东到香港大学做研究,他主动借1500元,还把自己出国用的两个行李箱与一套新西服送给学生。

“他为科研奉献了一切。”弟子张桂全说。

病房里的临时党支部

淡泊明志的科研工作者,总是崇尚吃苦精神。

卢永根带领弟子,小心地保护着7000多份稻种资源和900多份野生稻资源。许多珍贵的稻种,都是他带着学生翻山越岭一株一株找回来的。

随丁颖院士(左3)在宁夏引黄灌区考察水稻(右3为卢永根)

2001年,听说广东佛冈一处山顶有野生稻,已70多岁高龄的卢永根亲自出发寻找。

山上无路,布满荆棘。到半山腰,卢永根已体力不支,但他坚持要去现场,学生们只好架着他慢慢往上爬。

老照片上,卢永根一手拄拐,一手扶树,在野生稻旁笑得格外开心。

在水稻遗传研究领域,卢永根作出过突出贡献。他提出的水稻“特异亲和基因”新学术观点,对水稻育种实践产生了重要作用。近5年,卢永根带领研究团队共选育出作物新品种33个,累计推广面积达1000万亩以上。

卢永根(右3)同他的五位“得意门生”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